白娘子

2016-01-31   作者: 趣故事3   来源: 未知    阅读:

从前有一年春天,西湖四岸积雪消融,水涨船高,燕子衔泥黄鹂唱歌,花开满枝头,蝴蝶儿蜜蜂儿都出来采花密。人们纷纷从家里出来,到湖岸边踏青。 就连在断桥下修炼的两个蛇精,

从前有一年春天,西湖四岸积雪消融,水涨船高,燕子衔泥黄鹂唱歌,花开满枝头,蝴蝶儿蜜蜂儿都出来采花密。人们纷纷从家里出来,到湖岸边踏青。

白娘子就连在断桥下修炼的两个蛇精,也把她们的蛇窝变成花红柳绿的住宅,把自己变化成年青貌美的姑娘出来游玩。那白蛇叫白素贞,变化成大户人家的小姐,青蛇叫小青,变做她的丫环。

走着走着,下起小雨,白素贞伸手摘下一枝桃花,桃花随即变做一把粉红的桃花伞。小青摘下一条柳枝,柳枝化成碧绿的柳叶伞。白素贞本事大,变的伞也大,小青本事小些,只变了把刚能遮头的小伞。两个蛇精撑着伞,在春花春雨间漫步流连。因为是蛇变的女子,她俩腰肢柔软,走一步笑一笑都有千万种风情,整个春天所有的花所有的鸟加起来,也没有她们好看。

雨越下越大,越下越凉,西湖的游人渐渐散去了,两个蛇精走到断桥边,见湖里有只小船,便高声喊道:“哎,给我们搭个便船吧!”

一个相貌清秀的小后生从船舱探出头来,见两个姑娘站在岸边,便对艘公说:“快靠岸,让她俩上船来。”

白素贞上得船来,连忙向后生道谢,又问后生叫什么名字,是什么地方的人。

“我叫许仙,父母已经亡故了,寄住在清波门姐姐家里。”

“这可巧了,”白素贞低头含笑说,“我也和你一样,无父无母,无依无靠,四处飘零。”

小青见两人情投意合,就顺水推舟说:“这样说来,你们两人倒是天生的一对啊!”

白素贞和许仙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,过了几天,两人央小青做媒,结成了夫妻。

许仙娶了妻子,不便再借住在姐姐家,夫妻两人带小青搬到镇江,自立门户过日子。他们开一家药店,叫“保和堂”。

药店开起来,白娘子开方配药,许仙撮药,配了丸、膏、散、丹各种药品,又在门前挂个牌子,上头写道——“贫病施药,妙手回春”。

白娘子是个千年蛇精,对草药性状十分熟悉,病人无论大病小病,前来求诊,回回取得草药回家,都能药到病除。过了一段时间,“保和堂”出了名,人人都说保和堂那白娘子真是菩萨下凡,不仅模样端庄秀美,还乐善好施,济世救人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转眼到了端午节。家家户户在门前插菖蒲,挂艾虎,往地上洒雄黄酒驱邪。钱塘江面更是热闹,敲锣打鼓,要赛龙舟。街道上人山人海,个个喜气洋洋。

一大早,白娘子悄悄把小青叫到跟前:“小青,今朝是五月初五端午节,处处洒满雄黄酒,你可要小心留神。”

小青说:“姐姐,我知道。”

“午时三刻最难挨,你到山上去避一避呢。”

“我上山去,”小青很担心:“你怎么办?”

白娘子说:“我有千年道行,现在食人间烟火,又怀了身孕,料想不碍事。”

小青想想也对,就说:“那我走了,姐姐好好保重。”说完就往窗外一跳,化作一阵青烟,遁到深山去了。

再说许仙,他一早去江边看龙舟,到街上趁热闹,没想到遇见一个老和尚。那老和尚盯着他看了半天,对他说:“施主,你脸上笼着一团黑气,我看呀,一定是给妖精缠上了。”

“胡说,你才给妖精缠上呢!”

许仙甩开老和尚,跑回保和堂,没想到老和尚也跟在他身后,来到了保和堂。老和尚朝保和堂看了看,拉住许仙说:“我告诉你,你娘子是蛇精,她的丫头也是妖怪。”

许仙说:“呸,你才是妖怪!”

和尚见他不相信,冷笑了一声:“你不相信?等会儿你给她喝雄黄酒,她马上会现出原形。到时你再上金山寺找我,我是金山寺方丈,法名叫‘法海’。”

其实呢,这个法海和尚,原本是只乌龟精,它曾经上灵山听如来佛祖宣讲佛法,后来偷走佛祖的紫金钵、青龙禅杖和一件袈裟,变成人形,如今在金山寺修行。

许仙回到家,看着娘子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怎么看,娘子都不像妖怪。

“官人,你怎么这样看我?”

“我看你今天脸色十分苍白。”

白娘子低头笑道:“我身上不自在,身子发冷,这是因为怀了身孕的缘故。”

许仙还不知道娘子怀孕的事情,这会儿,一听到自己快要做爸爸,高兴得一蹦三尺高,他亲自到厨房去,热了一纠粽子,烫了一壶老酒,又在酒里和了雄黄,端到楼上来。

他筛下两盏雄黄酒,递一盏给白娘子。白娘子接过酒盏,一股雄黄气味直冲脑门,她被熏得差点晕倒,只得推开酒盏:“我不喝酒,吃两只粽子过端午就好。”

许仙说:“今日端午,就喝一杯应节嘛!”

“酒里有雄黄,我有身孕,喝不得。”

许仙听了,哈哈大笑道:“我祖宗三代开药店,你当我外行了!这雄黄酒能驱恶避邪,定胎安神,你怀了身孕,正要多喝几盏才合适哩!”

白娘子怕许仙起疑心,又仗着自己有千年修炼的功力,就大着胆子,硬着头皮,接过雄黄酒喝了。哪晓得,那杯酒一喝落肚,身子翻江倒海难受起来,头疼脑裂,浑身瘫软,站也站不住,坐也坐不牢。白娘子扶着头爬到床上,许仙跟着她赶到床前,撩起帐子一看,呀!床上哪有什么娘子,只见一条大白蛇扭来扭去,正痛苦地翻腾,见许仙过来,它张大蛇嘴,吐出蛇信子,“嘶——嘶——嘶”靠过来。

“哇呀!”许仙吓得大叫一声,向后一仰,一下子跌倒在地,不省人事了。

再说小青,她躲在深山,只感到心里不安生,心一个劲“怦怦”跳,看看日头偏过天中央,午时三刻过去了,她就化一阵青烟回家来。上楼一看,天啊!许仙倒在床前,已经没有气息了。白蛇现出了原形,躺在床上还没醒过来。

小青急急推醒白娘子:“姐姐,姐夫死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白娘子下得床来,摸摸许仙的心口,还有一丝儿热气,忙说:“凡间的药草救不活他了,你守护他一会,我上昆仑山盗灵芝仙草救他。”

说着,白娘子双脚一跺,驾起一朵白云,飘出窗户,向昆仑山飞去。

昆仑山是座仙山,山上长满了仙树和仙花,山顶有一个小药圃,里面栽着几株紫郁郁的药草,那便是能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。白娘子拆开竹篱笆,正想伸手采摘,云雾中忽然跳出一只神鹿,挡在她面前。白娘子打退了神鹿,云雾中又飞来一只仙鹤,用翅膀护住仙草。等白娘子击退仙鹤,神鹿又冲了上来。这样打斗几个回合,一个白胡须白头发的仙翁走出来,他就是南极仙翁。

“白素贞,你为什么偷我的仙草?”

白娘子垂下宝剑,落下泪来,向南极仙翁合掌央求:“老仙翁,给我一株仙草,救救我的官人!”

南极仙翁怜悯她,就摘下一株仙草给她:“听说你开药店济世救人,我种这灵芝仙草,本来也是用来救人的——拿去吧!”

白娘子谢过南极仙翁,收起灵芝仙草,驾起白云,回到保和堂。她把灵芝草熬成药汁,灌许仙喝下,过了一会,许仙活过来了,他一睁开眼,马上爬起身,转身朝门外跑。

白娘子忙拉住他:“官人,你要去哪呢?”

“蛇!刚才我见你变成了一条白蛇,好大好大的蛇啊!”

白娘子说:“我好端端一个人,怎么会变成蛇呢?必定是官人眼花看错了。”

小青连忙过来解围说:“没错,没错,今日端午,苍龙白龙都现形啦,我从街上买花回来时,也看到屋里有一条白龙,我一进门,它就从窗户飞出去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一定是苍龙白龙都现形了。”许仙松了口气,再也不敢提起这个话题。

虽然不再说龙蛇现形的事,但许仙整个晚上睡不着,他心里总想着法海和尚的话:“你娘子是个蛇精,那丫头也是个妖怪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法海和尚来找许仙,对他说:“我说你娘子是蛇精,现在你相信了吧?她会害死你,还会吃掉你!你如果想保全性命,马上跟我上金山寺做和尚,有我的佛法保护,她害不了你。”

法海把许仙带到金山寺,剃光他的头发,要他做和尚。

白娘子不见了丈夫,非常焦急,她跟小青四处寻找,很快,也找到金山寺来了。

白娘子用力拍门:“老和尚,老和尚,快把我丈夫还给我!”

许仙听见了,也想出去见娘子:“法师,我娘子不会害我,就算她是精怪,也不会加害我——娘子现在有了身孕,我怎么能做和尚?”

法海说:“许仙,你娘子看起来像花一样,其实却是害人的妖魔,你不能再受迷惑!佛说,‘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’,你要用功勤修佛法,才能洗净你的罪孽。”

法海把许仙关起来,在僧房门上锁了一把十斤重的大铁锁。然后他走出寺门,对白娘子说:“白素贞,你是蛇精,不要到人世害人,现在回头也还不晚,快快回到你的断桥继续修炼,不要再痴心妄想。告诉你,许仙已经皈依佛门,出家做了和尚。”

白娘子哀求道:“我和我丈夫生活得好好的,你为什么要他做和尚?你快放他回家,他是我丈夫,是我孩子的父亲啊!”

法海关上寺门,任由白娘子再怎么叫唤,怎么哀求,都不再回应。

白娘子愤怒极了,她拔出头上的金钗,迎风一摇,金钗变成一面令旗,旗上绣着水纹波浪。小青接过令旗摇了三摇,一时间,平地上翻起滔滔巨浪,狂风刮起,黑云涌来,大水越涨越高,很快涨到金山寺门前。海底龙宫的虾兵蟹将听到号令,排成整齐的军队,跟随白娘子冲上金山。

法海看着大水漫上金山,连忙脱下身上穿的袈裟,往寺门外一拦。只见一道金光闪过,那件袈裟变成了一道金色长堤,把滔天大水全拦在寺门外面。白娘子呼着风,唤着水,大水不断上涨。可是,水涨一尺,长堤就高一尺,水涨一丈,长堤就高一丈。任凭波浪多么大,水总漫不过去。

就这样,水越涨越高,却无法漫进金山寺。白娘子再也无计可施,她斗不过法海,水漫金山又动了胎气,她筋疲力尽,只得退了大水,跟小青回到断桥下勤修苦炼。

再说许仙,他在金山寺住了一段时间,后悔了,他后悔离开温暖的家,离开怀着身孕的娘子。

有一天,趁法海和尚不注意,许仙偷偷跑出来,回到保和堂,却见保和堂大门紧锁,草药都已蒙上灰尘。许仙抹干眼泪,一个人慢慢走到西湖,来到断桥边,见西湖一草一木都还跟从前一样,许仙想起与白娘子初相见的情景,心里十分难过,禁不住痛哭了起来。

“娘子啊娘子,你到哪里去了?你要出来见我呀!”

听到许仙的呼唤,白娘子和小青从湖底钻出来,她顺手捞了一片柳树叶,吹一口气,变做一只小船。主仆两人打起双桨,慢慢划着,来寻找许仙。

许仙见到小船,十分欢喜,慌忙大喊:“娘子,我头发长出来了,再不做和尚了,你们跟我一道回家吧!”

夫妻俩又是难过,又是欢喜,抹干了眼泪又流出眼泪,哭哭笑笑不知道怎么才好。

最后,许仙说:“保和堂住不得了,那老和尚肯定还要来找,我们到姐姐家去寄住一阵吧!”

他们摇船打桨,很快来到清波门姐姐家,在姐姐家寄住下来。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过了新年。到了元宵节,白娘子生下一个男孩儿,哭声雄壮,模样白白胖胖很可爱,夫妻俩给孩子取个好名字,叫做许仕林。

孩子满月那天,一家人要做“汤饼会”,摆满月酒。姐姐忙里忙外张罗,小青一大早抱了孩子去后花园玩。白娘子在内房梳头发,许仙看着娘子,只觉得娘子越看越好看,他心想:“娘子头上的金钗上回水漫金山弄丢了,我得给她买一顶金凤冠。”

许仙走出门去买金凤冠,见街上远远来了个打金的货郎,那货郎一边走,一边喊:“卖金凤冠罗,纯黄金打的金凤冠!”

许仙一听,三脚两步跑过去,接过那货郎手里的金凤冠,一瞧,果然金光闪烁,美丽非凡。

“这金凤冠配我娘子正合适哩!”

许仙取出银两,买下那顶金凤冠,拿回屋里交给白娘子:“娘子,我给你买来一顶金凤冠,你戴上看合适不合适。”

白娘子一时欢喜,也没细看,就让许仙把那金凤冠戴到头上。哪晓得,那凤冠一戴到头上,就紧紧箍住她的头,再脱不下来了。

“啊啊,这可怎么好?”许仙出门去找那货郎,那货郎走进来,一抹脸,原来是法海老和尚。

“现在你总算落在我手上了!”原来,戴在白娘子头上的那个金凤冠,是老和尚的紫金钵头变的。法海和尚拿青龙禅杖敲一下紫金钵,那紫金钵立即射出千万道紫色的金光,把白娘子团团罩住。

霎时间,白娘子变成了一条小白蛇,被吸到紫金钵里头。

法海和尚收了白蛇,把紫金钵埋在西湖边,又在埋钵的地方,建造了一座塔,起名叫雷峰塔。就这样,法海把白蛇精镇住了。

从此,白娘子被镇压在雷峰塔下,出不来了。直到很多年后,她的儿子许仕林中了状元,到雷峰塔拜祭,才把她放出来。

如来佛祖听说这件事,认为法海以佛法的名义拆散人间夫妇,实属多管闲事。

佛祖来到金山寺,现出真身,朝法海轻轻一招手,青龙禅杖和袈裟两件宝物便回到佛祖手里。法海和尚失了宝器,又光着身子,没脸见佛祖,他低头跑到西湖边,见脚下有只螃蟹,螃蟹肚脐下有一线缝隙,便一头钻了进去。

那螃蟹把肚脐一缩,法海和尚就被严严实实地关在里面了。

法海和尚被关在螃蟹里,从此再也出不来——原先,螃蟹是直着走路的,自从肚子里钻进那个霸道的老和尚,就开始横着爬行。直到今天,人们吃螃蟹,只要揭开背壳,还能在里头找到个秃和尚。

上一篇:龙伯钓鳌   下一篇:鱼姑娘